短道选手王春露坦露心扉:祖国需要就留下来

总想跟短道速滑名将王春露聊聊,今天在长春代表队的休息间,记者终于跟春露坐在了一起。春露有问必答,谈事业、谈爱情,情真意切,感人肺腑。

王春露:不太满意,毕竟没有拿到金牌。但是做为我来讲,也是老队员了,近期训练也不太系统,就想让自己的心态放正了,比出自己的水平就可以了。

王春露:前一段时间我们一直是半天训练半天学习,比赛前一个月,才把课停了。跟奥运会比起来,全运会并不是特别重要的比赛,倒不是说我们不重视这个比赛,但那种压力是不一样的。

王春露:(笑)我们都习惯了。我已经7、8年没在家过春节了,现在脑子里都没有“节”的概念了。

王春露:这个项目挺有竞争性的,观赏性也比较强,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对抗意识特别特别强,挺锻炼人的。

王春露:对我来讲,每场比赛都挺有意义,都用心去准备。98年冬奥会挺遗憾的,因为我主攻的就是500米,起跑我处在第一位,当时就有一个队员跟我有一拼,她就是加拿大的伊莎贝尔,好象就剩两圈半的时候她把我撞摔倒了,裁判也没判重滑,结果另一个加拿大的拿了冠军。小杨阳拿了第二,我拿了第三。

王春露:没错,结果我们拿了一堆银牌回来。回来后我们总结,觉得自己虽然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但在细小的方面还不如人家,尤其是韩国。比赛中,可能会出现裁判偏向哪一方的现象,但那都是客观因素,我们要做的,是踏踏实实训练,全方位提高自己。真的,那届冬奥会后,我们一下子成熟了很多。

记者:2002年冬奥会杨杨为祖国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是皆大欢喜的事。对你个人来讲,有没有遗憾?

王春露:说实话当时真是挺激动的,并没有考虑个人怎么样,整个代表团都特别激动。这块金牌我们盼了很长时间,第一天大家都觉得1500肯定能拿下来,好多人都等着庆祝这个胜利,包括总部的领导都在等着,但是1500失利了,谁都没想到,因为这么多年大杨扬在1500米上从来没输过。那几天大家都挺不好受的。领导给我们开会,让我们不要有包袱,做为我们来讲,那时候真是表现出一种集体精神。我们都有一个心态,无论谁突破了,都会高兴。我们都在为一个目标努力,不管自己拿得到拿不到这枚金牌,都要为这个目标尽一份力。

500米,我虽然没有拿到金牌,也挺高兴的,毕竟进了决赛,因为你在决赛中占到一个位置,那么对中国突破就会有一些帮助。那场比赛,杨扬第一道,保加利亚选手是第二道,这是最好的道次,我的道次最不好。短距离道次非常重要,多跑一米都会影响最终结果,而且滑起来速度这么快,超跃也是非常危险的。当时就想,尽可能地配合杨杨吧,我们技战术运用得相当好,杨扬如愿拿了第一,我拿了第三名。

能取得这个成绩,我真的非常高兴。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我们的心态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包括现在,以前不拿第一会怎么怎么样,现在我们觉得不管拿第一,还是拿第二,都是这么多年用心血也好,汗水也好拼搏出来的,能拿站到领奖台上,起码能证明自己在世界上还有一席之地,有一个位置,我为他努力了,付出了,这就行了。

要说遗憾,应该说我们的3000米接力,赛前呼声也挺高的,我、大杨扬、小杨扬还有孙丹在一起配合了8年的时间,连续拿了4年的世界冠军、团体冠军,我们觉得把握性应该是挺大的,但是最后还是失败了,得了第二。下来以后我们都哭了,不是因为成绩不好,而是我们知道,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配合了,现在看来,确实如此,现在小杨阳和孙丹丹已经不练了,大家都希望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但未能如愿。

记者:做为一位拿了23个世界冠军的老队员,你完全可以功成身退,让你继续留下来的原因是什么?

王春露:在国家队这么多年,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身体上肯定都特别疲劳。从内心讲,我自己也想缓一缓。冬奥会后,队里决定留下三个老队员带一带小孩,现在年轻队员经验、技术方面都需要大的去帮助他们,队里最后决定留下我、李佳军和大杨扬三个人,起一个稳定军心的作用。队里找我谈话的时候,我想国家培养我这么多年,也到了自己尽一份力的时候了,既然国家需要我,我对这个项目又这么热爱,就再干几年吧。

王春露:肯定先去上学学点东西,说实话,我们很小从事体育,文化底子挺差的,实践是我们的优势,我们再把理论补上去,这样以后在体育这个行业才会有更大的发展。

记者:你和佳军交往了很多年了,为了这个事业,至今没有成家,你们觉得值得吗?

王春露:我觉得不一定结婚就代表幸福,当然结婚肯定是人生最激动的时刻,每个人都会走到那一步,但是如果过早地结婚把自己的事业放弃了,到老的时候我想大家都会很后悔的。我觉得两个人只要有一种默契,一种诚信在那,大家互相鼓励互相支持,他为自己的目标奋斗我也为自己的目标奋斗,当我们都成功了,大家再在一起我想那会更幸福。

王春露:(笑)他给人的感觉特别憨厚,总爱笑,没什么架子,所以小队员有事都爱找他,比如磨冰刀,压弯,他从来没有怨言。他总说,大家在一起就应该互相理解,互相体谅,没必要这样或者那样。

王春露: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对事业的那份执着吧,练这个项目这么多年,他肯定遇到很多难的地方,但他一直没有放弃。我挺欣赏他这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