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小伙在重庆组建橄榄球队 美女甘当免费翻译

2006年夏天,大学毕业的美国小伙马特加入了美国政府的一项支教计划,以志愿者的身份来到中国,在重庆交通大学担任外教。从到重庆的那一天起,这个狂热的橄榄球爱好者就开始寻找打橄榄球的群体和场地,但一直没有结果。直到去年,马特才认识了一个会英式橄榄球的朋友,两人开始计划组建一支业余橄榄球队。在克服了队员少、无固定训练场地、合作商缺乏等等难题后,去年9月,重庆首家英式橄榄球队———“征服者”终于成立了。

不是奥运会项目,很多国人也将其错误理解为一项“暴力运动”,因此在国内推广得相当缓慢。在重庆,橄榄球更是一片空白。最初两年,马特相当失望,因为他没能找到哪怕一个橄榄球俱乐部或橄榄球训练场,甚至没有碰见过一个会打橄榄球的人。

去年9月初,在交通大学校园里遛狗时,马特看见了一个身穿英式橄榄球服的人。对于马特来说,这就像在沙漠里看见了绿洲。他兴奋地跑上前去,和对方攀谈起来。原来,这个身穿球服的人叫成杰,昆明人,在北京念大学时,曾打过两年的橄榄球业余联赛。得知马特也喜欢橄榄球后,成杰也高兴异常,他向马特大吐苦水说:“我到重庆已经几个月了,一直想找人打球,但一个都没碰到。”

在交谈中,马特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建立一支橄榄球队呢?这样,不仅自己有地方打球,还能结交更多的爱好者,以球会友。成杰也很赞同马特的想法,但两人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橄榄球是一项集体运动,正规的英式橄榄球的上场人数是15人,两个队加起来要30人;就算7人制橄榄球比赛也需要14个人才能开打。但现在就只有马特和成杰两个人,这个球怎么打?不过,就在这样的困难条件下,球队还是建起来了,名字叫做“征服者”,队员就两个人———马特和成杰。

一开始,“征服者”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拉人入伙”。马特和成杰先把范围锁定在市内高校的外教和留学生身上。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们找到了几位具备一定橄榄球基础的“战友”,比如川外外教、澳大利亚人布雷登,重医留学生、华裔新西兰人繁铁英等。但是,这离组成一支球队的距离还很远,而且,队伍中除了成杰外全是老外,这样的人员配备很难起到推广橄榄球的作用。

为了扩大球队影响力,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去年10月18日,在马特生日那天,“征服者”在重大A区思源球场的跑道上,进行了建队后的首场训练。马特说:“重大的学生比较多,在那里训练可以起到一定的宣传效果。”当时,尽管看的人不少,但真正想打球的人却几乎没有。发传单、贴海报、在网上发帖子,马特用了很多方法,但对橄榄球感兴趣的人依然不多。“后来,我们就主动与人家搭讪。比如在重大看到几个身体不错的学生在打篮球,我就去问别人有兴趣打英式橄榄球吗。结果,人家就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把盯着我……”成杰说,马特这样的方式让他都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就像搞传销的”。

去年10月下旬,“征服者”又来到重医进行常规训练,正是在这里,马特认识了白刚。白刚以前是拳击专业运动员,体形健硕,退役后在大渡口区体育局工作。马特说:“当时看到白刚的第一眼,就觉得他的体型非常适合打英式橄榄球,加上他又是重庆本地人,一旦加入我们,对球队的发展非常有好处。”于是,马特再次主动迎上前去,邀请白刚加入。让他意外的是,出于好奇,对英式橄榄球没有丝毫了解的白刚一口答应了马特的要求。于是,“征服者”终于有了第一个重庆本土球员。白刚来了,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很快,大批的重庆学生被吸引进了“征服者”,球队终于得到了初步的发展。

队伍壮大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从第一次训练开始,“征服者”就没有一块固定的训练场地,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按照英式橄榄球的正规要求,训练和比赛都应该在种了天然草皮的橄榄球场进行,但在重庆,显然不可能有这样的场地。如果选择有天然草皮的足球场,每小时上千元的场租费也是大家难以承受的。于是,“征服者”只能“打游击”,每周六常规训练的地点随时都在更换。重大、重医、工商大学、交通大学,重庆主城的每一个高校,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不过这样也有好处,以前我们在重医训练过一段时间,因此有几个学医的印度学生也被拉了进来。”马特说。

好在打游击已经是往事了,现在“征服者”的队员们终于找到一个固定的场地,这就是川外在建的新体育场。这个体育场现在只是一个“半成品”,上面铺的还都是泥土。每到下雨天,场地就相当湿滑,并且容易受伤。每次训练,都会有人磨破膝关节和肘关节。但这点小伤,没人在意。

据马特介绍,训练经常换地方,队员们都感到很不方便。今年春节过后,在川外担任外教的布雷登给校长李克勇反映了此事。得知“征服者”的困难后,李校长决定把正在建设的川外新操场提供给“征服者”免费使用。李校长还表示:“明年新操场将竣工,到时候球队依然可以无偿使用。”到了那个时候,人工草皮将完全铺好,“征服者”的训练条件会得到更大的改善。

队员对每周一次的训练非常认真,因此“征服者”的成立时间虽然不长,水平提升却很快。但是,马特依然感受到了球队最大的问题,这就是经费严重不足。

“征服者”成立至今,总共只打过两次正式比赛,这两次,“征服者”都输给了同一个对手———来自成都的“黑与白”队。“黑与白”队经济实力雄厚,训练和比赛经费可以得到充分保证。马特说:“这支球队的队员大多来自如英特尔、微软等跨国公司,收入颇高,他们还可以通过各种关系拉到赞助,因此,他们有条件每个周末都到北京、上海等地,与高水平的业余队伍打交流比赛。同时他们的训练条件也比我们好很多,水平提升自然比我们快。”

缺少经费还会带来一个困难,那就是队员的装备问题。重庆没有专业的橄榄球比赛装备,队员们不得不在网上购买,但是,网上的东西往往质量得不到保证。而英式橄榄球的对抗强度比较大,每次训练之后,总有队员的衣服被抓破,被迫报废。

作为“征服者”队中为数不多的女成员,每次邓璐站在场边大喊大叫时,都显得相当特别。她是征服者队的翻译,是川外大四的学生,不过按邓璐自己的话说:“我就是一个打杂的。”

事实上,当橄榄球队的翻译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特别是在最开始的时候,中国队员占了大多数,很多又没打过英式橄榄球,让她费了不少心血。“当时他们说一句我翻一句,在场边大声吼,而且有很多专业词汇,我自己必须先做功课。”

今年,邓璐就要毕业了。她说,如果自己留在重庆工作,会把这份没有工资的兼职翻译做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