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爷们就来打澳式橄榄球

今年8月8日,广州体院的一批学生踏上了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代表中国队参加澳式橄榄球国际杯赛。虽然这支队伍在该项比赛中只取得了1胜4负的战绩,但是对于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这次出国的经历是里程碑式的。因为他们一不小心,就变成了澳式橄榄球在广州的首批播种者。

今年8月8日,广州体院的一批学生踏上了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代表中国队参加澳式橄榄球国际杯赛。虽然这支队伍在该项比赛中只取得了1胜4负的战绩,但是对于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这次出国的经历是里程碑式的。因为他们一不小心,就变成了澳式橄榄球在广州的首批播种者。

张浩是北京体育大学2007届体育管理专业的一名学生,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接触到了澳式橄榄球,慢慢地他就被这项运动吸引住了。“当时澳大利亚在全球推广AFL(澳大利亚橄榄球联赛),正巧学校里有这样的协会。加上平时我也是喜欢冲撞多一点的运动,同时又能认识老外顺便学习英语,所以就一直坚持下来。”

在北体毕业后不久,张浩选择了来广东发展,正巧此时澳大利亚方面更换了推广澳式橄榄球的官员,新官员将目光锁定在了华南地区,因此张浩顺理成章地变成了AFL在广州的中方联络人,而他一人则兼任队员、翻译、领队等多项角色,这一干便是两年。

巧合的是,在张浩来广州之前,AFL负责推广的人员已经与广州体院取得了联系,希望在这个学校里选一批人从事澳式橄榄球运动。为此,澳大利亚方面还特意组织了为期两个星期的培训,并在培训后做了一个选拔测试。“当时共有30多个学生接受了选拔,希望挑选到一些好的苗子,也正是这样,澳式橄榄球的火种播种在了广州。”张浩说。

经过这次选拔,有一个叫陈少良的学生还被选到了AFL参加当地的新人选秀,只不过由于接触时间较晚,这位中国球员并没有被选中。不过,正是这个未被选中的队员,最后成了代表中国出战国际杯的球队队长。

由于澳式橄榄球在全世界普及度并不是很高,所以前来参赛的各个国家球队全部是派业余队出战。但是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队的实力还是处于绝对的下风,5场比赛,球队先后输给了加拿大、新西兰、日本和瑞典,只是在面对实力较弱的芬兰时取得了胜利。不过取得这样的成绩后,中国队敢打敢拼的表现还是赢得了对手的一致赞扬。

“我已经参加过三次国际杯的比赛了,与前两届相比,此番出征的中国队拼劲是最足的,”张浩说,“特别是与日本队的比赛,球员们显得非常兴奋,本来我们有机会拿下的,最后还是惜败给对手。”

回国以后,这支代表中国队出战的球队受到了澳大利亚驻广州总领事馆总领事戴德明的热烈欢迎,领事馆还特意为球队举办了欢迎晚宴来犒赏球队。“当时总领事甚至穿上了中国队的战袍,以感谢我们为澳式橄榄球在中国推广所做出的贡献。”

澳式橄榄球被称为“绅士的野蛮运动”,对抗强度并不如美式,因此除了牙套外,不需要佩戴额外的护具。由于对抗强度相对较低,澳式橄榄球每节的时间也比美式橄榄球的要长5分钟,共分为4节,每节20分钟。在场地大小方面,椭圆形的澳式橄榄球场长约160米,宽约132米,约是呈长方形的美式橄榄球场的3倍大小。澳式橄榄球人数较多,每队共有18名球员上场参与比赛,比美式橄榄球多7人。

从2008年接触澳式橄榄球开始,张浩就深深喜爱上了这项运动。6年来,张浩在不同城市都做过各类关于澳式橄榄球的推广工作。如今,落脚广州的他有了一个更远大的理想,那就是希望通过努力,培养一个属于中国自己的澳式橄榄球明星。

张浩:最大的一点就是这项运动非常全面,手和脚都需要用到。其次就是因为它是非常爷们的运动,我不喜欢足球那种摔倒在地上还滚来滚去的样子。在澳式橄榄球中,如果你倒地不起,比赛还在继续的。

张浩:裁判自己会做出判断,除非很严重的犯规,才会吹停比赛的。正常来说,一个队员在一场比赛会有很多次摔倒,你如果不站起来队友就会处于劣势。

张浩:应该说是相当困难,本来橄榄球就是小众项目,而澳式橄榄球又是小众中的小众,想在中国全部推广开来,显然是不现实的。同时场地也是一个问题,澳式橄榄球是椭圆形场地,有3个足球场那么大,每队18个人出场。在国内我们找不到这样的场地,一般就打10人制的,规则也略有修改。

张浩:下一步除了在高校保留这样的队伍外,我还会投身在橄榄球小队员的培训当中,现在我也在选一些好一点的初高中苗子,不过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张浩:这是肯定的,我们这次出国比赛就是代表中国,那种国家荣誉感也是非常吸引我们的地方,希望未来我们也可以培养出在AFL驰骋的中国球星。

张浩:我们有自己的广东联赛和华南联赛,不过现在基本上参赛队员还是以外国人为主,中国人还是比较少。

张浩:这个是肯定的,这些基础的工作一定要做扎实,初步考虑明年就会开展这样的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