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之殇(组图)

“赌球”不是公平的角力,负责“坐庄”的博彩公司通盘掌握上下盘的投注情况,他们制定游戏规则,设置稳赚不赔的“盘口”,并从中抽取佣金,这所有的“羊毛”都出自“羊”身上。

除了国家相关部门授权发行的用于社会福利的体育彩票外,其他所有的足篮博彩、赌球行为都是非法且被禁止的。

南非世界杯激战,无数球迷沉浸在四年一度的足球盛宴中。然而,在这激情的背后,一张以比赛输赢为博弈对象的赌博网络也悄无声息地笼罩在城市上空。

20时,即巴葡大战赛前2个小时,江东区惊驾路251弄某小区5号楼204室。

“多少?3万?压上盘巴西?对,这场是让半球,打平你全赔,巴西胜,你就赚2.5万元。好,我马上帮你下注,老规矩,明天兑现。”一名身材矮胖的男子坐在电脑显示器前,右耳带着蓝牙耳机打电话,双手熟练地敲打着键盘。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敲门声,“我们是物业,请开一下门,有人反映你们家漏水。”

矮胖男子起身,警惕地走到门前,探到猫眼处张望,一看,果然是熟悉的物业保安员小张。

开门,对视,无语,这时,从楼道上方突然跃下两名便衣男子,手举警官证撞门冲进204室,“我们是警察!不许动!”

矮胖男子一下子瘫坐在地,而不远的电脑显示器上依旧停留在境外网络赌博集团主页的位置。

当晚,5处住宅,6名嫌疑人,江东警方在明楼、福明等地四处出击,一举摧毁了这个涉嫌组织网络赌球的犯罪团伙。那名率先就擒的矮胖男子徐志达,正是这个赌球团伙的为首人物。

无独有偶,6月30日,在奉化市江口、裘村、莼湖等地,奉化警方更是经过为期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一举抓获竺某等10名犯罪嫌疑人,将这个规模更大、涉赌金额更高的赌球团伙来了个一锅端。

“这两个团伙被摧毁,对猖獗的赌球犯罪是个极大的震慑。”7月13日,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自南非世界杯开赛以来,全市各地公安机关始终保持对网络赌球违法犯罪活动的高压严打态势,“虽然赌博犯罪隐蔽性强,但是从收集线索开始,警方经过艰苦的外围侦查,逐步抽丝剥茧,最终查实了这些团伙的构成和犯罪事实,打掉了一批赌博集团的上层组织。”

记者了解到,随着世界杯的进程,全国公安机关也在进行着一场比球场比赛更为激烈的“战斗”。7月8日,公安部发出通报:截至7月5日,各地公安机关在世界杯足球赛期间已经打掉了网络赌球团伙600余个,查扣、冻结赌资人民币5000余万元。

赵先生,一位有着20多年球龄的“高段位”球迷,在海曙江厦街道经营着一家酒吧,世界杯让他的酒吧夜夜爆满。

“我经营酒吧10多年了,能够明显感受到赌球带来的改变。”世界杯决赛后,难得放松的赵先生告诉记者,据他观察,从2002年韩日世界杯开始,甬城参与赌球的球迷就逐渐多了起来,“那时还都是球迷,大家三百五百地押注,只为图个刺激。可现在,不少人就是来赌球的,他们对比赛双方都不感兴趣,只关注结果和输赢。”

赵先生说,就在小组赛葡萄牙对朝鲜的比赛结束后,有一个顾客在他面前当场落泪,“他说没想到朝鲜输个0:7,这场比赛让他一下子赔了8万元。”

记者从赵先生处了解到,赌球者中有许多“黑话”,即赌球术语,所以赵先生一听就能分辨对方是球迷还是赌徒。

“水位,即比赛结果出来以后,博彩者的盈和输的系数。盘口,就是指博彩公司根据比赛双方的实力和投注情况,开出的赔率。有平盘(即双方实力大致相当,互不让球),让半球,一球,球半(即让一个半球)。”赵先生以巴西对智利比赛为例,当时境外博彩公司开出的盘口是巴西让一球。

“如果巴西和智利在120分钟内打平,则压上盘(巴西)的赌徒全负,所有赌资打水漂,如果巴西1:0赢智利,则不输不赢,赌资退回。如果巴西以2:0以上比分获胜,压巴西赢的赌徒才能赚钱。”赵先生同时解释,这时赌徒赚的钱,并不是100%的回报,而是85%或是90%的回报,“你赌1万,赚了只能拿8500元,剩下的作为赌博公司的‘抽头’。”

7月6日,在奉化市看守所,记者采访了因涉嫌网络赌球而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杨晓辉。

杨晓辉,奉化尚田人,35岁,经营着两家家族企业,家底殷实。身材高大的他,从高中开始就热衷于篮球,每日上午的NBA比赛,他几乎场场不落。

“今年4月的一天,我记得是热火与湖人的比赛(NBA球队名),我的一个朋友竺强(同为此案嫌疑人,涉嫌组织赌球)告诉我,他那天赢了8000元钱,压的是下盘的热火队,我很好奇,就问他赌球的情况,从此,我也开始赌球了。”杨晓辉说,他以赌NBA比赛为主,“足球不是很懂,但世界杯比赛我也赌了,开幕式我压南非赢墨西哥,结果输了不少钱。”

记者从杨晓辉的案卷了解到,他不但自己参与赌博,还把他一些做生意的好朋友也拉了进来。

“这东西学起来很快,比赛前竺强会告诉我盘口情况,比如说湖人主场让凯尔特人5分,大家就会根据自己的判断通过电话告诉竺强是压上盘还是压下盘,赌资多少,再由竺强通过网络账户下注。”杨晓辉说,参赌的人类似会员制,都是精挑细选过的,没有实力的不让参与,“大家都讲信用,电线万元,要是输掉了,第二天就会把钱拿过来,我们大小赌了近百场,还没有出现过扯皮的事。”

关于赌球是赢多还是输多的问题,杨晓辉直言不讳,几乎没有赢家,“偶尔一两场可以,但时间一长,赌的比赛多了,肯定要输钱,这其中的几率问题,我想过,但没怎么想明白。”

竺强,奉化赌球案中的组织者之一,负责团伙中与境外赌博网站的接洽,即网站的代理人。

专案组民警沈辉告诉记者,这个赌球团伙的组织结构类似传销,塔的顶端是境外的赌球网站,又称“大庄家”,这些网站在国内发展代理人,再由代理人去找最底层的“接单人”,也就是赌客。

“代理有大小之分,主要看的是参赌人员的人数和资金数,每场比赛时,由‘大庄家’给代理开出专门用于上赌钱网站的账号,并给出当场比赛的盘口,而代理人则再发展下线,层层网罗赌客下单。”沈辉说。

同在奉化市看守所,竺强告诉记者,自从他当上代理人以来,已经获利数万元。“收益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是抽头,就是赌客下单总金额的1.5%,一个赌客一单下赌注10万元,我就能拿到1500元的好处。另一部分是赌博公司一场比赛后的净利润再分配。比如西班牙对瑞士,赌博公司一场净赚8000万,他就会把利润的一半拿出来,按投注比例分红给代理人,我也能因此拿到一笔报酬。”

正是因为这种敛财方式,使得发展赌客的人数和资金的规模,成为代理人发财的关键因素。

“赌客越多越好,出手越阔绰越好,最好下注一百万都不眨眼的,这种人在我们眼里就是宝贝,很多代理人都要争抢这种‘大客户’的。”竺强说,为了笼络人心,他们有时候会故意给赌客提供“优质”服务,“赢时发个额外的红包,输时,给个几千元的翻本钱”,目的就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一直钩着他们为自己敛财。

庄家最喜欢什么样的局面?江东赌球案中落网的徐志达直言不讳:“冷门,越冷越好。”

徐志达细数本届世界杯小组赛的几大冷门,西班牙负瑞士,英格兰被阿尔及利亚逼平,意大利负于斯洛伐克,都让庄家赚得盆满钵溢。

“其实很好理解,大家都看好一支队会赢,筹码就会向这支队集中,一旦爆冷输了球,庄家必然通吃。”徐志达解释道,但有时庄家为了避免筹码过于集中而导致风险加剧,会调整盘口,以达到平衡的目的,“最没有风险的局面就是压上下盘的赌资一样多,那庄家肯定是稳赚不赔。”

陈义生,奉化赌球案中落网的赌徒之一,也是竺强眼中的“大客户”,经营着奉化当地的一家制衣厂。

“过去就是爱看球,是个不折不扣的球迷,后来经朋友介绍开始赌球了。现在我看球已经不关心什么球队了,只关心胜负和比分。一个球上下,就有可能出入几十万元,觉得很刺激,欲罢不能!”陈义生说,他最早先从NBA开始赌,再到足球联赛、世界杯,“赌博网站上的盘口应有尽有,甚至包括东欧一些国家的青少年比赛,只要你想赌,天天有比赛。”

从球迷到“赌迷”,陈义生坦言自己堕落得很快,每天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看球,电视不转播的,就盯着网络直播,但是几个月下来,不知不觉中,陈义生的账户亏空得厉害。他告诉民警,从今年4月至今,他足足在赌球上输了150万元,“几年的利润泡了汤。”

据陈义生了解,他的赌友圈里,为之倾家荡产的人也并不少见,“很多人以为一场比赛有把握,明显的强打弱,就会孤注一掷下大本钱,但结果往往让人大跌眼镜,真是玄乎了,补时阶段都能被踢进两球。”

记者了解到,根据公安部的统计数据,当前,面向我国大量发展会员的境内外赌博网站有2000个左右。从规模上看,有些网站的会员多达几十万,而每年我国流出境外的赌球资金达千亿元,绝大多数都是有去无回。

体育竞技项目的结果难以预测,按说是个五五开的猜大小游戏,为什么赌徒都是输的多赢的少呢?

参与江东案侦破的明楼派出所副所长李楷告诉记者,网络赌球集团一般都有专门人员研究比赛设计盘口,同时盘口的设计还充分利用了赌徒喜欢“博大”的心理,这样保证参与赌博的网民输多赢少,使庄家获利。

“他们还可以监视筹码的发布情况,赌上盘的人多了,他就抬高盘口,把让一球改为让1球半,或者改变水位,赢9000变成赢8000,这样鼓励赌徒压下盘,以分摊风险,保证稳赚不赔。”李楷说。

记者了解到,除此以外,随着赌球集团吸金有术,它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也会越来越大,甚至能够根据赌徒的筹码分布情况来控制比赛,做到“通吃”。

2006年世界杯前曝光的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电话门”事件,堪称世界足坛史上影响最恶劣,牵涉范围最广的集体性赌球案件。当时的尤文图斯俱乐部总经理莫吉与意甲裁判员之间的电话录音被曝光,包括尤文图斯、AC米兰等在内的多支意甲豪门陷入“假球”丑闻。

“连这么有影响力的比赛结果都能操作,那些低水平的联赛更是难以保证清白,甚至本届世界杯上也有不少场比赛被专家认为有假球的嫌疑。”奉化网监大队大队长周小永说,这些比赛背后看不见的黑手,使无数的赌徒血本无归。

“只要你一直赌下去,就不可能赢钱,在赌球中赚钱的都是那些代理和股东。”周小永说,在警方查获的案件中,一些参赌人员沉迷网络赌球不能自拔,无心工作,输光财产后借债参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在事后追悔莫及,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